當前位置: 首頁 » 財富資訊 » 成功之道 » 正文

嘴撕小米和樂視 馮鑫做的暴風電視值得敬畏嗎

更多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瀏覽次數:477
我們這幫做互聯網的人太野蠻了,我們可能忘了電視機跟每個中國家庭是什么樣的關系,我們可能忘記了這件事。馮鑫對著場下幾百人說


“我們這幫做互聯網的人太野蠻了,我們可能忘了電視機跟每個中國家庭是什么樣的關系,我們可能忘記了這件事。”馮鑫對著場下幾百人說道。

這是一場講故事、煽情、標榜、撕逼交織的互聯網電視發布會,故事發生在很多廠商鐘愛的國家會議中心。

2015年12月2日,被霧霾吞噬了兩天后,在藍天白云環繞的國家會議中心,暴風TV發布了其第一代互聯網電視——暴風超體電視,通體玫瑰金,分體式設計,共有三款,尺寸分別為55吋/50吋/42吋,55吋采用的LGD 4K級IPS硬屏,其它兩款采用了什么屏幕材質沒說。

暴風科技大刺刺地進入了一個普遍被認為是紅海的行業,并且還有樂視小米兩個互聯網電視的前輩,暴風是腦子有問題嗎?在暴風科技CEO馮鑫看來,小米和樂視在“互聯網電視”這個概念上跑偏了,“我覺得我們一定是做錯了什么,我們一定是碰到了很大很大的問題,我們要重新去審視‘電視機’的含義,這三個字背后的含義到底是什么?”

 

開場前說不講情懷的馮鑫倒也坦誠,他說,他今天要講故事,但是暴風TV團隊只給了他15分鐘來做前戲。馮鑫在這場視頻直播、VR直播和秀場直播(美女主持人+男業內人士的混搭風)三管齊下的發布會上,馮鑫從家人尤其是父母遭遇到所謂“互聯網電視”的痛點開始講故事。比如,年老的父母可能并不會使用功能復雜的互聯網電視,也無法接受緩沖進度條,“如果在客廳看到了緩沖你不崩潰,你旁邊坐著的你爸媽一定是很崩潰的。”

在馮鑫看來,當下的互聯網電視充其量就是個“視頻點播器”。他大概是個實在人,說了一個大家心知肚明卻少有人戳穿的怪相,“很多人做電視產品都喜歡拿著個遙控器說事,說電視遙控器是史上最爛的產品……”云云。

在這個平鋪直敘、波瀾不驚的“前戲”結束前,馮鑫終于制造了個小高潮,“在這個行業里面我最佩服的人就是馬云,最佩服他的點就是他在沒有成功之前他還是屌絲的時候就拍了很多的照片和視頻”。伴隨著臺下的哄笑聲,他把“暴風TV三劍客”拉到臺上合了個影,隨后就把場地交給了這三劍客。

我大概是最討厭在文章里無動于衷地講述產品參數的,所以這篇文章里不會有參數介紹。在隨后的環節,三劍客輪番上陣講述他們是怎么做暴風超體電視的,以及用了什么工藝,費了多大的九牛二虎之力,以及它們在內容和服務上跟牌照方、視頻方、游戲方的合作,并言之鑿鑿地稱,暴風超體電視玩的是“互聯網+產業模型”,即平臺+互聯網服務+產品的服務模式,整合了暴風九大平臺資源等等,聽得我中途小憩了十幾分鐘。按照暴風TV CEO劉耀平的話說,暴風超體電視“太屌了”。

“在內容上,目前這個優勢一上來就可以體現出來,因為我們平臺內容生態里既有自有內容,又有跟愛奇藝、奧飛合作的內容,這些合作的內容原始的IP,我們在統一平臺運行,做統一的會員服務,這樣比自己一家做內容來得可持續,廣泛得多,這是內容上的優勢。這會形成我們在服務上基于這樣一款產品做的風UI內容容器的邏輯,把我們的服務加進去,互聯網服務那塊邏輯加進去,這塊我們會做非常大的差別。產品本身不用說了,這個優勢不是在一個層次了,沒有什么好比較的。這種自信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劉耀平在會后的采訪環節回應暴風跟友商的優勢對比時說。

當然,我也信奉一句話:所有的牛逼都是吹出來的。

宣布價格時,傾情撕逼小米和樂視

在這場不能說索然無味但也沒有太大突破性驚喜的發布會上,在宣布價格的時候卻掀起了高潮。劉耀平極盡挑逗之能事,除了傳統電視在價格上成為完美的背景外,樂視和小米也被拿來對標,張口“某米”,閉口“某視”。不僅嘴上說,暴風甚至就那么將“*米”“*視”字樣寫在了PPT上,既然已經如此了,何不君子坦蕩蕩地直接寫“小米”“樂視”?

 

盡管嘴上痛斥“比拼價格”的下作行為,但是暴風還是用實際行動踐踏了“比拼價格”的尊嚴,在宣布的三款產品的價格里,無不比小米和樂視低一個檔次:

55吋,售價:3799元電視+599元主機(免費升級一次)

50吋,售價:2999元電視+599元主機(免費升級一次)

42吋,售價:1999元電視+599元主機(免費升級一次)

劉耀平在接受采訪時說:“就貼著成本賣,在服務上全部免費,包括免費升級一次,包括物流,所有的都是免費。萬一是要維修,只換不修,把能力體系區隔建起來,在這個過程中,包括我們線下優勢,因為日日順是我們股東,線下有幾個店,線上發了以后,就會再準備線下發,這都是銷售渠道,都會做。”

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是,劉耀平最欣賞哪家電視品牌。出身創維的劉耀平回答道:“從用戶的角度來看,創維產品帶來的品牌感受是非常棒的,從互聯網企業來說,有產品精神的小米也是令人的尊重友商,但是我并不尊重另一家。”這里的“另一家”指的是樂視。

談到互聯網電視,監管問題是個繞不過去的話題,在被問及如何規避監管時,劉耀平自信得讓人難以置信,同時,他還力挺廣電總局的監管分級:

“廣電這個問題,我今天定個調,以后暴風TV可以不用再談這個問題。牌照的管制對于這塊分級管理,全世界都做,只有這樣做,這個行業才有可能持續健康地去發展。很多人認為,為什么管控,制約創新?我一點不覺得。以看片為例,我們這次速播和輪播做出來,既在廣電的管理規則之下,但是用戶的體驗也獲得了極大的改善。未來獲取更多的品質和交互,比如做VR,做AR或者說你的文化消費或者實體的消費,線上線下,空間非常大,場景特別之多,做一個文化領域的東西,文化這個東西,在美國一樣要管制的,一樣要分級。不是說監管,就找一個借口說創新就沒有了。我們不這么認為,所以我們是歡迎廣電來管,而且我們是一定在管理之下去做創新,大家認為我們上去拍廣電的馬屁(其實不是)。我一定拿產品和結果來證明我們怎么做創新的,包括我下一代產品迭代升級以后會更屌,照樣在管理體系之下去完成。”

為了充分展示自信,并讓現場來參加發布會的人能最大程度的體驗到,暴風在一樓一個宴會廳里開拓了很大的場地,提供了幾十臺新品擺在那兒供體驗、拍照。同時,在二樓的一個會議室里,暴風將超體電視跟小米和樂視的競品擺在一起供記者對比。我粗略掃了一眼,從我個人審美上,我依然更喜歡樂視波浪形的底座支架,而不是暴風和小米的四條腿尖銳的支架。

暴風超體電視是互聯網電視的正確姿勢嗎

縱觀整場發布會,暴風想用自己的思維來打造一臺屬于自己風格的互聯網電視,至少,它在嘗試用一套邏輯思維來讓自己和大眾相信它做的互聯網電視與眾不同。從其宣揚的特色中,或能自圓其說,但目前也難說它會是互聯網電視的“創新者”。之所以不用“顛覆”這個詞,是有典故的。劉耀平在發布會上說,馮鑫從骨子里恨透了“顛覆”二字,這里暗指的是哪些廠商可想而知。

靠播放軟件獲取大量種子用戶的暴風,近兩年頻頻涉足智能硬件領域,比如推出暴風魔鏡,涉足虛擬現實領域,比如這次淌水互聯網電視,從小米和樂視嘴里奪食,為什么啊?一位了解樂視的業內人士告訴我:“暴風已經沒有故事可講了,它必須找到能夠延續資本故事的突破口,而硬件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不管是不是為了講資本故事,還是希望有一個真正用心做產品的品牌出現。你要知道,在擁擠的互聯網硬件行業,多的是一些信口雌黃的忽悠者,真正以用戶為中心的,少之又少。嘴上說得天花亂墜,用戶買到家里沒幾天就開始罵娘的不在少數,這是互聯網一大景兒。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暴風TV使出了殺招:服務上全部免費,包括物流,并且一年內只換不修。

同時,深感中國互聯網圈的low逼形象,估計五年之內是無法洗刷掉了。但凡發布會,要是不撕逼友商,那這場發布會絕對沒法兒吸引眼球,絕對顯不出自家的產品多么優秀,絕對沒人買,絕對不自信。無論是小米、樂視還是暴風,都在撕逼這件事情上,不僅不能免俗,反而加劇了這種“惡言相向”的態勢。用戶真的需要一臺由撕逼背書的電視擺放在客廳里,拿著被開涮過無數次的遙控器,來回切換著粗看大不同、細看都一樣的互聯網電視嗎?

何時,互聯網電視真的是以內容和服務來贏得消費者的口碑時,或許才是真正的互聯網電視吧。總之,我沒有從它們沒有溫度的金屬機身上感受到那份疑似信仰的精神。

馮鑫的“敬畏之心”演講講了什么

熟知我脾性的人,大概知道,我嘴毒心硬腹黑,平時最見不得夸人,凡事皆以批評為主,偶爾夸一下還特別過意不去,還要給一巴掌。但是我得說,馮鑫的這個演講,雖然沒有羅永浩那么大的感染力,也沒有雷軍說到情動處的哽咽,但是勝在言語樸實,略感實在,故分享出來,當然不能全給你看廢話,所以我進行了刪節:

馮鑫:他們只給我10到15分鐘的時間做一些前戲。我今天要分享的關鍵詞是“做互聯網電視需要一顆敬畏之心”。剛開始我準備做互聯網電視的時候,有很多做媒體的好朋友跟我說這個事已經打得亂七八糟的了,你們這會兒進來還怎么做呢?別人搞了800遍了你搞什么?

我心里完全沒有這樣的感覺,因為互聯網電視這個產品前面有兩三年我看了一些,我沒有真的搬回家去看,因為我不敢,但我確實看過這樣的產品。我覺得如果互聯網電視產品做成這個樣子,應該屬于剛剛開始,甚至還沒有開始呢。

今天大伙兒把互聯網電視搬到家里打開以后不就是一個放大的視頻網站嗎?所以我說,互聯網電視如果做成一個點播顯示器,放在客廳會感覺非常奇怪。原來的界面可能只是改變一下網站上的頁面排版,放大一下字號,我們說這就是互聯網電視,這跟做云平臺是差不多的。

很多人做電視產品都喜歡拿這個遙控器說事,說電視遙控器是史上最爛的產品,干電視的同行他們說做了幾十年做了一大堆按鍵,大部分人只會翻頻道、翻音量。我們仔細想想我們的的確確拿那個按鍵只是用來上下翻翻頻道,加上開關機。

但(傳統)電視其實是很好的,你每播到一個頻道的時候不需要一次的點擊和確定。我們現在(做互聯網電視)是把遙控器做小了,做得很小以后需要上下左右在那里面找盒子,這是玩兒游戲嗎?找到了盒子以后再點確定,所以我覺得當我們把一個互聯網產品幾乎原封不動地搬到你家客廳的時候,你會發現有很多很多的不爽。比如大家現在看視頻要點贊,還要點評論,這種東西也被移植到了電視上。當上下左右好不容易點到點贊的小圈時,卻彈出了一行小字“點贊成功”。我說這不是手機,手機點贊成本是很低的,而電視卻不是這樣。

我相信大家一定有這樣的感覺:看到緩沖真的是很崩潰的。如果在客廳看到了緩沖你不崩潰,你旁邊坐著的你爸媽一定是很崩潰的。我們真的開始做互聯網產品的時候,這個產品都不是真正的開始。為什么有這么多問題和陷阱呢?所以我覺得我們一定是做錯了什么,我們一定是碰到了很大很大的問題,我們要重新去審視電視機的含義,這三個字背后的含義到底是什么?

我相信在座的很多人可能跟我一樣是很少看電視的,我基本上一年看一次(春節聯歡晚會),四年看一個月(世界杯),每年是過年回家吃完餃子開始跟我媽一起看春節聯歡晚會,每年看春節聯歡晚會相信不少人還是能堅持的,這是一年蠻重要的一段時光,所以電視跟中國家庭的關系是一個非常復雜的情感映射的關系。看春節聯歡晚會雖然很難看,但這是你和家人在一起的時間。國家給你放假,你一年都沒有盡孝,跟父母在一起看電視就是盡孝。我們看到了費翔或者是周杰倫你會告訴父母他是誰,當看到了殷秀梅、李谷一,你的父母會告訴你她們是誰。這是電視機跟中國家庭的關系。

所以我說電視之所以會變成互聯網電視,是因為原來的電視除了增加了頻道,頻道里面增加點內容,確實已經沒有什么東西了,但互聯網電視帶來了很多新的內容。

五年后或者是再長一點的時間,中國的每個家庭里面還是會有電視機,這個電視機一定是互聯網電視機,這個趨勢一定是不可擋的,如果只是把點播顯示器搬到家里來一定是做錯了事情,我們的電視機沒有做成功。我們的互聯網電視把內容增加了,但同時帶來那么多不方便,我相信大部分家庭常看電視的是父母而不是我們。當我們把互聯網電視搬到家里的時候,他們會不會感覺到很痛苦,就跟當年電腦進入家庭的時候,他們會不會覺得自己被拋棄了。電腦是個人用品可以擺到書房,而電視機是擺到家里最重要的位置,大家都坐在沙發里去看。如果他們突然感覺到很不安,這會給父母親帶來很大的傷害。

所以我說,我們做互聯網電視。當他們買回家以后放到家里的時候,本來電視機是我們中國每個家庭的老朋友,互聯網了應該具備10萬馬力或者是多拉A夢的聚寶盆,但它首先是聚寶盆,不應該讓人陌生和害怕。

我覺得我們的互聯網電視搬到家里帶來了傷害,像一個丑陋的、陌生的野蠻人闖到你們家,讓你的父母感覺到恐懼,也許他不會跟你說,這是最大的問題。所以如果互聯網電視只是做成這個樣子,我們真的是挺丟人的,這不是我們該做的事情。

所以,懷著這種不安,我覺得最重要的一個詞跟大家講是產品的進步,我們要重新敬畏“電視機”這三個字,我們發現我們在做一個前所未有的互聯網產品,它跟我們過去做的所有的互聯網產品都是不一樣的。

跟我們TV三劍客溝通這件事的時候,我問他,你們是不是到互聯網電視以后有很多東西很討厭?他說真的有一些東西很討厭,我說你記住了,討厭的問題原則上我們都要想辦法,因為你能看到電視機和人的關系。我們這幫做互聯網的人太野蠻了,我們可能忘了電視機跟每個中國家庭是什么樣的關系,我們可能忘記了這件事。

首先它得是一臺電視機,這是我們認為最重要的事情,這是我們不斷跟團隊溝通的事情,也是我非常愿意,而且我們做不了,一定要找做傳統電視機的人來商量。我覺得做互聯網電視不一樣,必須找做過電視機的人,像我們今天的發布會的主題一樣,這個智慧是我們在旁邊看不到的,你太野蠻有可能會犯錯誤。

在做好一臺電視的基礎之上還有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要做到“更互聯網”。我認為,把點播的內容發放到客廳就叫互聯網是肯定有問題。我有時候經常想如果喬布斯同志還活著,看到蘋果電視的時候會容忍我們今天推的互聯網電視上去嗎?我們到底是把互聯網的復雜的操作搬到了客廳還是真正地提供了互聯網服務?我們在這一代產品中已經做了一些工作了,我們還有很多的想象。

在上周五的時候,他們把標號為001序列號的電視機寄到了我的辦公室,我為了事先做好準備,我在三四天前買了一臺著名的另外一家互聯網品牌的電視也放到了辦公室,上周五開始到現在我關起門看電影,很多人說老板不務正業。我用手機拍了幾張照片,他們都覺得我們做得不錯,所以這兩天我一直挺得意的,我得意的是我們真的是找了一幫靠譜的人。我們7月6日才在這個樓里開了戰略發布,到今天半年不到,如果我們自己做一定是廢了,幸好我們找對了人。

我們做的是第一代,我們的競爭對手已經做到了第三代了。我可以驕傲地告訴大家,互聯網電視差別應該從現在開始重新定義,大家在思路上可能有問題,我覺得要重新去做。

    我說“更電視機、更互聯網”應該是未來互聯網電視的座右銘,是我們暴風TV的座右銘,我認為也是未來所有的互聯網TV都應該重新認真考慮,從產品戰略思考上要去重視的事情。它一定要更電視機、更互聯網。我們要心懷敬畏,我們心懷對電視機、對家的敬畏,或者說我們會心懷對家里所有成員的敬畏,我們要心懷這樣的敬畏心才有可能做好一臺互聯網電視。

我的前戲到這兒就結束了,在這個行業里面我最佩服的人就是馬云,最佩服他的點就是他在沒有成功之前、他屌絲的時候就拍了很多的照片和視頻,所以我覺得這個好習慣一定要慢慢保留,所以我能不能請我們三劍客跟我上來一塊兒拍一張照片?我們要把照片留下來。下面的戲該由他們唱了,大餐由他們來做。

 
 
[ 財富資訊搜索 ]  [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 返回頂部 ]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內容轉載自其他媒體,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本站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如若本網有任何內容侵犯您的權益,請及聯系投訴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處理完畢。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財富資訊
點擊排行
 
服務QQ:21002591  | 返回頂部  |  返回首頁
上網做生意,首選VIP會員 VIP服務 |  會員中心  | 手機瀏覽  | RSS訂閱  |   | 給我們留言 一鍵登錄:      
今天江苏7位数走势图